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美国新兴对冲基金越来越受欢迎,行业洗牌悄悄酝酿?

时间:03-14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200

美国新兴对冲基金越来越受欢迎,行业洗牌悄悄酝酿?

在今年1月于美国佛罗里达州棕榈滩(Palm Beach )豪华度假村举行的摩根士丹利会议上,43岁的怀特(Joshua White)获得了宛如“明星”一般的待遇,因为他的初创对冲基金引起了与会者的兴趣。在Balyasny对冲基金和城堡对冲基金(Citadel)担任投资组合经理15年后,他创立了自己的对冲基金Regents Gate Capital,成为竞争激烈、总规模3.5万亿美元的对冲基金行业中新涌现出的一家“精品店”。而与之对应的,一些老牌、大型多策略对冲基金因高昂的费率和越来越微薄的收益而受到客户更多的审视和质疑。一场行业洗牌正在默默酝酿中。老牌、多策略对冲基金受质疑一直以来,城堡、千禧资管、Point72资管等多策略大型对冲基金通常在不同策略中部署众多交易员团队,吸引寻求稳定收益的投资者。为了保持行业领先地位,他们进行了一场又一场激烈的人才争夺战,花高价从竞争对手处挖走明星交易员。而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对冲基金因此常常向客户收取高额费用。根据高盛的数据,2023年,这些大型、多策略对冲基金的整体投资回报率与无风险回报(以3个月期LIBOR衡量)几乎无异,超额收益录得2010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并且,从绝对收益来看,从2020年开始,多策略对冲基金的整体回报率也在逐年下滑,从2020年的约15%跌至2023年的仅略高于5%。除了收益表现不佳之外,据统计2023年,多策略基金通过费率将过半的成本转嫁给投资者,每赚1美元,客户只能获取41美分。此外,这些对冲基金也有更严格的锁定期,投资者通常需要长达五年的时间才能完全赎回资金。在法巴银行的一项调查中,不少受访者质疑这些对冲基金的流动性和费率是否与回报成正比。高盛的报告显示,投资者对大型对冲基金的兴趣正在减弱。仅有约16%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在2024年将资金投入多策略对冲基金,较前一年的31%几乎腰斩。与此同时,表示计划从这些对冲基金中赎回资金的受访者的比例则超过了2023年。Investcorp Tages的总裁曼德罗斯(James Medeiros)称:“多策略对冲基金的费率越来越高,资金锁定时间越来越长。投资者会对其采取更高程度的审视在情理之中。”明星交易员的新兴对冲基金受青睐巴克莱银行上个月发布的一项投资者调查显示,2024年,受访者对新兴对冲基金的兴趣正在上升。法巴银行的另一份报告也显示,超过三分之二计划向对冲基金注资的投资者预计会寻找新的基金经理,而非向现在的基金经理投资组合加仓。高盛调查的投资者中,近三分之一去年至少向一家新兴对冲基金注资。一些成功筹集了数十亿美元资金的初创对冲基金往往由知名交易员创立,他们之前曾在一些大型对冲基金工作,并从外部投资者、前雇主或其他多种渠道获得资金,有些甚至直接剥离在大型对冲基金公司运营的基金,成立自己的基金。比如,千禧资管(Millennium Management)的交易员梅吉亚(Diego Megia)很快将以50亿美元的初始资金,运营自己的对冲基金。另一位千禧资管的前交易员卡迪斯瓦伦(Priya Kodeeswaran)已在3月1日开始运营自己的对冲基金Katamaran Capital,资金来自Brummer &Partners AB。城堡的前基金经理Jonas Diedrich和Dave Sutton去年也为他们的基金Ilex Capital Partners筹集了近20亿美元。怀特也是其中一员。他在去年10月开始运营Regents Gate Capital,采用市场中性策略进行交易。他预计将在今年下半年获得更多客户资金。“看到其他很多人成功筹集到大量资金,我也有了创立一只新基金的信心。”他称。还有更多的例子。LMR Partners的高级投资组合经理Kamil Szynkarczuk已获得前雇主2亿美元的初始资金支持,开始单干。Capula Investment Management的合伙人兼高级投资组合经理迪恩(Nat Dean),也正在剥离已在运营的子基金。高盛的数据显示,去年,美国新推出的初创对冲基金数量增加,且平均起始资金规模创下历史新高。全球层面上,初创对冲基金的平均融资额去年超过3亿美元,比长期历史平均水平高出65%,比2022年高出14%。这背后与这些初创对冲基金去年的亮眼业绩不无关系。Shiprock Capital Management去年1月成立,起始资金为8000万美元,专注于困境投资策略,即投资表现较差或有财政困难的公司,通过该公司改变管理或者变卖资产获利。该基金在去年录得32%的收益,使其资产规模已增至逾3亿美元。前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的明星交易员莱姆索格(Hamza Lemsouguer)的阿里尼信贷母基金(Arini Credit Master Fund)去年的收益率同样达到32%,基金总资产已增至37亿美元。相比之下,即使是多策略对冲基金中的业绩佼佼者,大部分也仅录得10%左右的收益。比如,根据媒体汇编的数据,千禧资管、Point72资管、Eisler Capital和D.E.Shaw旗下的旗舰组合基金去年分别录得10%、10.6%、9.8%和9.6%的收益率。其中收益最高的是城堡旗下主要的多策略对冲基金Wellington,去年收益率为15.3%。城堡的其他主要基金中,其战术交易基金去年收益率为14.8%,采用多空策略的股权基金收益率为11.6%。“对冲基金行业目前正处于反向移动的当口。”曼德罗斯称,交易员现在有了新选择。曾实现过18.6%的平均年回报率的肖恩·甘比诺(Sean Gambino)也嗅到了这一趋势。2022年,他曾因融资困难而加入多策略对冲基金EislerCapital。但今年1月,他推翻了此前的决定,宣布成立自己的对冲基金Baypointe Partners。他给出的原因是,自己的投资策略不符合多策略对冲基金的严格风险控制规定,因此他最好单干。“两年前,我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从一个大平台跳到另一个大平台,如今,时代已经改变了。”他称。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